•   天亮了。今天我毕业。

      我唯一的遗憾是,没有像你曾经那样,步行到杨浦大桥上。杨浦大桥正天亮。

      天亮了,我不在杨浦大桥上。杨浦大桥卡在我的喉咙里,而我只能说,

      我有点点难过,今天我毕业。

  • 小日子

    2010-03-27

      同租的生活似乎不大太平。分家以后,相安无事过了一些日子,偏偏最近又稍有矛盾了。也不过就是些挺琐碎的家务事,洗碗、打扫、买家用,事先没有特意分工,事情来了,难免有人懒散推诿,颇有微词。

      我以为自己平时挺主动挺勤快,又以为大家都应该看在眼里。这会儿受了不公平待遇,禁不住地有一点点小气恼。完了想想,又有一点点小感悟。

     

      我在做我应该做的事情,过我应该过的生活。爱我的人总能在我平淡无奇的小日子里找出一些似乎很...

  •   你已经步入轨道,成为牛人指日可待。做事踏实,老师器重你。我很替你高兴。

      你一直都很懂事,看得清自己,看得清这个社会。我很替你高兴。

      你体贴,真诚,正直。我很替你高兴。

      你是一只好老鼠,但不是我的老鼠。我把握不住你,责任完全在我。况且,是我很可惜没能留住一只好老鼠;而你没什么好可惜的,我任性,懒惰,脆弱。我配不上你。我该放手了。

  •   惨了,倒计时迎新年的日子又快到了。我没有着落,你们狂欢的时候不会有人理我,英国的狂欢显然与我无关。我有两个零点,却没有一个倒计时。你呢?倒计时的时候你会在哪里?我可以和你一起吗?

     

      鼠,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的倒计时?

      如果那天你坚持陪着我等到零点,然后打的回去,这事儿估计就没什么那么浪漫了。我想想看啊,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。你说,“好嘛好嘛,我今天就...

  •   二十一年里,我第一次想要把12月31号看个真切,第一次寄望新的一年铺开新的天地——这种话与我毫不相称,它好土。可是,我满意这么说着,这么听着。我只要一个洁白无瑕的总结和展望,很朴素,很传统,很真实,很贴心。

      在旧年结束的倒数第三天,我看着窗外成不了雪的雨,安静得忘了努力和回报。

      我的2009,我的2010。

  •   原来我的一天过得这么漫长。

     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好几天才哭一次。前天,我试着用第N+1种方法进行自救,并且要把“几天哭一次”的数据记录下来。就这样,我发现自己不是几天哭一次,而是一天哭几次。

      原来我的一天过得这么漫长。

  •   燕子第二十三次说不舍得我走的时候,我决定把这一天的基调定为小资的伤感,已经过时了的小资的伤感。为此,我瞥了一眼窗外的阴霾,刻意地联想到张江的傍晚,联想到老鼠和像老鼠一般疼爱我鼓励我的人。

      我没有发现手上接连烫了好几个水泡。焊锡溅上去的若干个时刻,我根本没意识到。后来想想,那时候我也许不是假装伤感,而是真的伤感了,真的在想一些事情了。

      我还是用小资的伤感把零零散散的念头组织起来吧。

      第一,我想,盂兰盆节时,也就是7天后,我可以去趟仙湖,超度了我的恨意...

  •   打完电话,有点儿饿。在时间和空间上都开始褪色的离别,到底还是一场离别,一场难受,说不清道不明。

      雨前收拾东西,准备寄回家。书和笔记很多。明明是用不上的,然而只要是有些字迹,都想带回家里,放起来。

      雨后看了一部蛮有意思的纪录电影,《幼儿园》,听小朋友们讲四川话,很好听。四川话就是好听。知道又不知道理由。

      晚上还打了通电话。被问起那天怎么会哭了,到底是不是真的哭了。通完宵后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情景又汇聚起来,连成...
  • 存个yc >>

    2009-06-07

      从戒网状态放出来,颇有点儿不适应。储存许久的各色想法喷涌而出,但之后我还是想回我的火焰山去。

      已经过去了的这个晚上,也就是6月6日,雪碧jj生日。循例,三儿莲妹教主师父乖宝宝拉客师妹刘叔,光草。气氛x起来,感觉真好。趁兴在甘肃版上闹腾了一阵,兴尽而归。

     

      而关于这个yc是这样的,年景不佳,天灾人祸频繁。再见三儿用在汶川地震上的qmd,于我心有戚戚焉。